您的位置:首頁 > 新聞中心 > 杜集新聞
杜集新聞
七一|這,就是他們的情懷!
作者: 日期:2019-07-01 17:52:31 人氣:

原標題:7月1日|這是他們的感受!

今天是2019年7月1日

派對生日

98年的路藍縷

中國共產黨繼續成長和發展

不久前

黨員總數已超過9000萬

制圖:李玉杰嚴廷芝

黨創造并領導人民軍隊

聽黨的話,和黨一起去

在軍營中

已經出現批次和批次

不要忘記最初的心,黨的鐵心

共產黨員

今天

我們的故事將來自

珍貴的派對卡

一個珍貴的黨徽和

說到特殊的派對費用

..

一個

隨著他的黨卡通過長征,他12年后回到了他的手中

方偉(數據圖)

他爬上了雪山和草原,穿越了長征。在開國大典上,他借機審查,后來為人民空軍的建立和共和國航空業的發展做出了突出貢獻。他是方偉的創始人。

有一次,一位老同志問方偉:“革命中最重要的是什么?”方浩拿出他的黨卡。

這張由1933年紅五軍政治部主任劉伯建發行的政黨卡,陪同芳芳經歷了25,000英里長的游行,經歷了無數次的戰斗。

方偉說:“在我看來,黨是我心中的陽光。如果她在那里,我會有前進的方向。”

方偉出生在一個貧窮的家庭。 1931年,當他14歲以下時,他得知紅軍正在招募并急于報名。接管士兵的同志們看到他沒有高高舉起勸告他長大后走了。

1932年,故鄉再次擴大招募紅軍,方浩終于實現了自己的愿望。加入軍隊一年后,他光榮地進入了黨,并擁有了這張神圣的黨卡。

在長征期間,方浩爬上了雪山,越過了草原,開展了反圍剿活動。他攜帶的許多物品都丟棄了,丟失了,但保持身體健康的政黨證書總是毫發無損。

方偉說:“黨卡比生命更有價值,一切都可以丟失。它不會丟失。”

方偉的黨卡。

1937年底,他被派往新疆學習航空技術。在此之前,他曾在政治部門擔任青年工作者,他的戰友陳和喬是政治事務部的負責人。在工作中,他們形成了深厚的友誼。

由于當時情況復雜,為了保護人民空軍的種子,該組織要求任何紅色物品都不能攜帶在身上。

在去新疆之前,他和陳和喬一致同意:“這張派對卡已經和我一起經歷了長征。現在我將把它交給你。如果我死了,我會給你紀念。如果你能再見面,你會把它歸還給我。“

1942年,剛剛結束五年的航空學習培訓和黨的圓滿完成后,新疆政府的軍閥開始逮捕共產黨人。

方偉(數據圖)

面對敵人的各種折磨,方浩和其他100多名被捕的同志都在監獄里,不屈不撓。他們被黨中央委員會救出,并于1946年返回延安。

方浩從未有過陳和橋的消息。 1949年12月,兩位革命同志在重慶意外相遇。當我看到我的老朋友時,陳和橋從放在住處的包里拿出一個金色的油紙袋。這是芳芳的黨卡。

12年后,黨卡終于回歸原主人。

不要忘記這個地方,對黨的鐵心,黨卡見證了方浩對信仰的忠誠和堅定。

兩個

劉波的黨徽,他已經收藏了60多年。

圖中的老軍醫是蘇紅喜。他是中國心臟外科的創始人和先驅,也是著名的胸心外科專家。

1937年12月,日軍占領了南京。那時,蘇紅喜正在南京中央大學醫學院就讀,目睹了大屠殺。他下定決心,如果他不是一個好人,他將成為一名好醫生和醫生。

1949年,蘇紅喜等人獲得了在美國留學的資格。出國前,南京市市長劉伯承向他贈送了黨徽,并告訴他要努力學習,盡快回國。劉伯承的話給了蘇紅喜極大的鼓勵。這個黨徽,蘇宏熙一直珍惜。

經過7年的學習,蘇紅喜學習了先進的醫學技術,逐步成長為一名嶄露頭角的醫學新秀。當他準備返回祖國時,他被美國當局列為50名被限制返回中國的科學家名單。美國移民局的官員建議他留在美國,蘇紅喜拒絕了。

1953年,美國接受了第一次體外循環手術。蘇紅喜掌握了這項技術。他和他的美國妻子珍妮也成功購買了兩臺人工心肺機和大量醫學書籍。蘇宏喜迫切希望把這些帶回中國。

那時,美國,英國和加拿大的公民不需要相互簽證。他們決定詹妮先去加拿大,然后去倫敦。蘇宏喜將心肺機交給貨運公司運往倫敦。然后他自己乘船。在倫敦匯合之后,他們繞道了法國,捷克斯洛伐克和蘇聯。 52天后,他們搬到了六個國家,行駛了近100,000英里。蘇紅喜終于回到了祖國。

蘇紅喜教授(右三)正在接受手術(數據圖)。新華社發布

回國后,蘇宏熙為中國心臟外科的發展開辟了新的一頁。他的心內畸形復雜先天性心臟病矯正手術治療達到國際先進水平,獲得一流,并獲得衛生部。該獎項被前總后勤部授予“著名教師”稱號。

不久之后,當蘇紅喜參加學術交流會時,葉劍英元帥高度評價他的示范和精湛的技術,并鼓勵他盡快在診所實施這項技術,使軍隊內外的患者受益。

從1958年6月到1966年6月,蘇紅溪和心臟外科團隊的成功率從76%上升到近100%,1962年,一名患者成功植入主動脈和頸部。動脈旁路手術。這項新技術再次動搖了中國醫學界。

在幾十年的“心臟”道路上,他為無數具有高超醫療技能的患者解除了“心臟”的痛苦。

蘇紅喜鄭重宣誓。

出于各種原因,加入黨一直是老年人的愿望。多年來,他一直嚴格遵守黨員的標準,他一直以鐵心為國家服務。

2012年底,98歲的蘇洪熙再次向黨組織提交了入會申請。 2013年7月1日,該組織審核并批準了蘇宏喜在該黨的成員資格。

由于中風,99歲的蘇坐在輪椅上,用左手握住右臂,莊嚴地面對黨旗。

忠于黨,最初的心不改變;致力于使命,追隨生活。這是對蘇老生活的追求,也是一種相信共產主義老軍醫的誓言。

當他病重時,他主動支付12萬元特別的黨費

周志福收到重癥監護室支付特殊費用的收據。攝影:姜東軍

去年1月,周志福在病床上拿了氧氣面罩,接過了該組織派出的派對費用。 “我的愿望終于實現了,沒有任何遺漏。”

晚年,周志福病得很重。他覺得他不是很久了。當他病重時,他主動支付了12萬元的派對費。

周志福出生于蘇北革命老區。 19歲時,他秘密加入中國共產黨,并于次年在革命道路上加入軍隊。

周志福的左肩口袋上有一個彈孔,右肋深深凹陷。長約10厘米的疤痕讓人看起來很震驚。這是戰爭留給他的永久記憶。

在1946年4月的一場戰斗中,公司分公司的秘書周志福受重傷。子彈穿過他的左肩到右肺,并打了一個同志的一圈。

盡管有人身安全,同志們還是和敵人一起戰斗并死去,同時將他帶在擔架上7次,最終他從死神手中奪回了他。在這場戰爭中,周志福接近右肺切除術的三分之二,右側第六肋骨被切除,留下了三級甲等殘疾。

讓周志福記住他的生命,不是他自己的戰爭,而是他的戰友的犧牲:“我活了下來,但17歲的戰友因截肢傷口而被感染,最后離開了。”

當我想到這一點時,周志福總是尖叫道:“戰爭環境太糟糕了,黨從未離開過我。我的生命是由黨派來的。沒有黨,就沒有這樣的家庭。”

周志福在革命戰爭時代。 (數據圖)

“只要革命需要它,我愿意獻身于黨。”周志福在20世紀50年代《自傳》寫的這句話,是他熱切的發自內心的熱情和他對愛國黨的熱愛的承諾。

自從加入革命,從東北向東,從東向西南,從西南向北,周志福已經多次動員全省,經歷了10多次部隊改組,20多次發布更改。

隨著職位的提高,他為自己樹立了更多思考,更多擔憂,為組織增添更多色彩,減少要求,減少口語,減少組織麻煩的原則。即使退休后,他也沒有向組織張嘴并拉伸他的手。

周志福作為一名老黨員,深信黨的創新理論。雖然年齡已經很高,身體上的痛苦無法阻止他的熱情:“雖然我不能走路,但我還是想聽黨的聲音,學習黨的精神。”

周志福從未在該單位組織的政治教育和黨內輔導中墮落過一次。他說:“有組織的生活就像生活,認真,細心。”

在中國共產黨第十九次全國代表大會開幕當天,周志福因多處骨折而能夠臥床休息。他讓他的家人把他帶到起居室,聽取了習主席自始至終的報告。

周志福在干燥的小花園里看報。攝影:姜東軍

周志福對自己和家人的要求一直很嚴格。去年2月,周志福的病情略有改善。他對他的家人說:“我在醫院住了一天以上,我花了很多錢,我會盡快回家。”女兒告訴他不要花個人錢,他我很沮喪聽完之后說:“公共資金不能隨便花錢,拯救鮮花更重要。”

“公眾很便宜,有點不能被占用!”執行公共和私人家庭規則,周志福有時幾乎是無情的。

周志福在支付了12萬元特別的黨費后向家人提出了最后的要求:“我不想要棺材,也不要留下灰燼,讓他帶著煙霧和空氣飛入祖國,然后落入祖國的土地。發展農業,精力充沛!“

去年3月28日,周志福去世,享年94歲。無辜到黨,心中無辜,老人用他的生命堅持信仰。

困難和困難的障礙

永遠不要把你的生活改變為聚會和你的心。

面對很多挑戰

信心堅定,雄心壯志

黨卡,黨徽,派對費

是他們忠誠度的體現

在黨的98歲生日當天

讓我們重新審視黨的誓言

感受到信仰的力量

我志愿加入中國共產黨,支持黨的綱領,遵守黨的憲章,履行黨員的義務,執行黨的決定,嚴格遵守黨紀,保守黨的機密,忠于黨,積極工作,為生活而努力爭取共產主義。為黨和人民犧牲一切,永不反叛。

上一篇:親,看了嗎?七百多萬人次分享的家國情懷故事匯是這樣的!
下一篇:新一批學習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重點數字圖書上線
廣告位招租
Copyright © 2016-2017 淮北新聞網-最新資訊-sitemap 版權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聯系郵箱[email protected]

竞彩网胜分差